很久没有过让我忍不住想哭的电影了,辩护人电影有感

上一部让我泪水盈眶的电影叫做《素媛》,也是一部韩国电影。两部电影都恰如其分的做到了不刻意煽情,同时拥有巨大的直击灵魂深处的感染力。没有做作的台词、激昂的背景音乐,只有诉说的剧情幕幕闪过。

辩护人讲的是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律师带着自己挥之不去的贪财形象从最初的不参与到最后积极加入诉讼队伍与侵犯人权的军事政权在虚伪的法庭上斗争的故事。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感性的人。但看见男主携妻女回到小饭馆还钱,然后和朴实善良的大婶拥抱的时候,鼻子发酸;片末看见一个接一个的律师起立之时,眼前模糊。前者让我想到了母亲的形象和所有拥有大婶人格的人,他(她)们就在身边;后者让我感到的不仅是人性的深度,很多是大家在维护法律尊严和职业神圣感所做的努力。

宋辩护

其实每个现代国家在建立之后都会或多或少的爆发政治运动或是相关的所谓“民主化”运动。事实上,大多数政权对于此的态度均是暴力镇压辅以政治和谈,并在事件淡化公众视野后另行清算。运动主体又分为许多种,如非既得利益者、政治学者或是企图获得很多利益(可能来自于上层也可能是下层)的中产阶级。电影背景为韩国的“白色恐怖”时期,政府上下充斥着强烈的反共思潮。宁可错抓一百,不愿放过一个的手段在政治角度来说,尤其是激昂的爱国主义者看来并无任何过错(如男二车警官),但男主宋律师的认识角度不在于政治,而在于案件的整个事实是否合乎法律,包括嫌疑人以及司法系统。律师职业的存在就是为了在公权力和普通民众间搭建一个桥梁,保护当事人不受公权和与其权益不符的条款而导致的侵犯。男主的令人动容之处在于他在守护自己的信仰,令我感动的是法律的尊严有人愿意以自由、以身家去守护。升斗小民不在乎大富大贵,只求吃饱穿暖,国泰民安。而国家是这一切的保障。国民把本属于自己的权利交由获得政权的集团是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而不是成为政府的对立面。宪法的存在是缔约,是公民任何时候都可以拿来鞭挞政府使其变得更好的武器。我感动,因为看见电影中有人愿意做这样的事,为了自己,也为了下一代。我感动,因为我相信我的身边也有这样的人。

谈到宋佑硕律师,其实我是很有想法的。我小时候因为父母的原因受过穷,以至于就算到了大学,眼里也总是只有钱,还养成了一个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对我个人来讲,这里有两个原因:
一是小时候花的少,长大有钱后就想使劲儿花(就像上个世纪饥荒中的人们一样,遇到有吃的就想吃到把肚子撑破);二是好面子,怕被别人看出来小时候很穷。宋辩护也逃不出这种怪圈。所以一开始电影都从各种小细节来刻画他这种形象,毕竟在他眼里赚钱这种事是不分学历不分贵贱的。以至于后来在勇敢地挺出身来帮母子俩时,让我特别的感动。感动点在于他本人打破了这种眼里只有钱的怪圈,他相信自己所学的东西(韩国法律)ps⊙∀⊙!嗯,我也相信自己学的东西!在分析宋辩护心理的时候,我一直没搞懂—他为什么就接了这个号称触犯国安法的案子?是为了情义?毕竟十几年前,他吃了霸王餐。是为了出名?像如今的一些律师一样,为了出名,不择手段。直到我看到他在儿子出身那天给他们写了一段话刻在自己做工活儿的墙上,然后又对所里的事务长说想让我的孩子们不要生活在因这种荒唐的事踩刹车的时代时,我才明白了一切—他最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自己孩子的保护,出于父爱。

任何企图分裂、捣乱这个国家的人,我为其不耻;而任何阻碍这个国家更加正义化、更加关心基层民众利益的人,我痛恨你们。

车警官

相信这个国家会变得更好。

小车在电影有多歹毒就不说了,说点有意思的。小车在殴打宋律师时,听到大韩民国的国歌,立即停手,庄严而肃穆地敬礼。这说明他是爱这个国家的,或者说他在强迫说服自己觉得做的事情都是在维护着这个国家。其实在电影最开头,军方委托给小车任务时,他心里面是拒绝的。因为小车父亲是好警察,结果在镇压运动中被虐杀了!他不想变成父亲那样最后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的警察。所以每天都必须说服自己的行为,这就有点房思琪的意思了。

永远不要放弃

留学归来的经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eglopu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他学富五车,知识渊博,汗牛充栋……他认为韩国不需要法治,韩国人目前不适合法治。用宋律师的一句话回答因为国民不富裕就不能受法律保护,就不能享受民主,这种说法我是无法接受的。这其实更能体现精英阶层和平民阶层的鸿沟。这条鸿沟在目前中国也在逐渐扩大。(这不是结论,是我自己观察到的现象而已)

回归律师行业本身

既然自己是在律师这条路上一去不返,所以肯定还是要从行业本身去思考电影所反馈的内容。这就要回归律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职业?为什么在社会中不可或缺?这件事情本身需要让我们先回到国家权力的起源上去。西方政治思想史中用契约关系解释社会和国家起源的政治哲学理论。又称社会契约论。它通过把社会和国家看作人们之间订立契约的结果,来说明政治权威、政治权利和政治义务的来源、范围和条件等问题。所以在此范畴之内必须有一个合理而自洽的权力运作模式。我个人觉得律师这个行业便是在多种权力博弈之下而产生的。所以从宏观来讲作为一个律师,必须要有强大的政治敏感性,才能在多种权力的博弈中,为当事人争取更好的利益。(至于为什么要为当事人争取更好的利益,以后我会专门写篇文章论证)引用宋辩护的话来说,身为法务人员更应该比普通民众去维护法律的尊严,因为最后也是在保障自己的尊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