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渺小的正义,真善美与假丑恶的斗争

一个人的正义无法去对抗世界,就算是一群人也不行,活生生的肉体怎么和军事武器抗争啊。

马松柏

买回自己曾经努力学习坚决不放弃的房子、找回七年前逃单的大婶家而且还每天光顾大婶的生意、为了赚钱不怕丢人见人就发小名片、觉得所谓示威不过是大学生不爱读书才做出的事,宋佑硕只是个高中毕业有点聪明没什么思想想要赚钱养家的普通人罢了,但他也有普通人身上一样的善良和情怀。

距离第一次看《辩护人》一周之后,再看时心情依然激动,稍做休整平复心情,做一影评:这一场真善美与假丑恶的斗争大快人心,法律学子敬畏朴素的法律精神。
《辩护人》开场:镜头给到坐在公交车上的宋佑硕,合着的音乐显得有些许的轻快。带着礼物找到前辈借钱开始了整个故事。
前辈:“当法官有意思吗?” 宋:“没意思,所以我不干了” ……
宋:“高中学历当上法官什么的只是为了立个门面罢了,我就打算挣点钱,挣钱的事不分学历和贵贱”。可见他对法官还是报有敬仰的,认为主持法律的法官是高贵的职业是有学历要求的,要由特定的人专门从事自然不可马虎,同后面他在庭审时对法官的称呼“法官大人”即是对法官的尊敬也是在提醒着法官要尊重自己的职业。
于是宋佑硕开始了赚钱的道路――不动产登记,渐渐的他赚了很多钱:
宋:“赚钱被叫做卖咸菜的大叔我也很高兴”
妻子:“突然有钱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了”。如此朴实的一个人,有了自己的事业也尝到了机遇带来的甜头,生活开始变得安稳。他也如同很多人一样有过心酸的过去,为了买司考的书而吃了饭便跑出饭店,在儿子出生时自己还一无所获。为了家庭他没有放弃对法律的学习,“学那么难的东西受了不少苦吧”,终于他苦尽甘来于是他开始报恩,大婶如此善良“自古以来旧帐不是用钱还的而是用往来来还的”“心情真好,今天也是免费”。看到这里一切显得再正常不过,在往来的“还旧帐”之中为后面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安稳的生活给让宋佑硕相信相信周围的一切都是可以相信的,在同窗会上对记者说“我说你,对报纸都不能信的话,还能信什么”然后一切都在发生着改变电影的氛围也开始变得紧张而不是那么轻松。记者:“这算什么法纪啊,就因为这些滥用法律的人国家才变成现在这个德行”在酒精味的气氛里开始了本片的第一次斗争――宋律师和记者的打斗,也是安稳状态下的内心和知道真相但又显得无奈的内心的斗争,也提现出记者内心的软弱与无奈,他只能忍气吞声只能和宋律师打得鼻青脸肿。此时的宋佑硕代表着的是那些无知的市民,面对公权力的暴力的无知(自然不能归罪于他们,公权力让他们一无所知)记者痛恨的不是他们而是对公权力控制之下的无奈的痛恨。这一次斗争是电影的转折点,一切都开始变得有趣。打斗过后:
宋:“以卵击石,那都是无用之功”
镇宇:“即使石头再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着的生命,岩石最终会碎成细沙,而鸡蛋终究孵化越过岩石”。的确很有趣有趣得让宋律师困惑,但电影讲述的就是鸡蛋和石头的故事,镇宇是那个鸡蛋,之后的宋佑硕也是那个鸡蛋,下面石头开始登场。
阴雨之下的石头铁青着脸,车东英:“我的父亲曾经说过‘如果警察开始追捕犯人的话,那么国家也就快保不住了,警察的存在不是为了抓犯人而是为了预防犯罪的发生而存在的’”。“多么伟大的父亲啊”确实是很伟大,一个对公权力机关报有朴素信仰的父亲为何却生出了这样的儿子。“如果他们都是赤色分子的话,大韩民国早就覆灭了”明知道他们是无辜的却不认为自己在做错误的事情,因为他在维护着自己的利益。大婶也在维护着自己的利益――儿子,展现着一个母亲的本性――疯了似的在寻找自己的孩子。于是宋佑硕和大婶见面了一次改变宋佑硕生活的偶遇。大婶:“你,你是律师吧”“他们不让我见我的儿子,他们说法律是这样规定的”普通母亲对法律的敬畏和那些滥用法律的人的对比看得义愤填膺。大婶:“你没看到我和宋律师说话吗?”如同发疯的母鸡似的拉着宋佑硕,只要能让她见到自己的儿子愿为宋佑硕做一辈子的保姆,这是多么伟大的母亲。最终她见到了镇宇,看到镇宇身上的伤时和狱警扭打在一起然后她的抗争显得多么无力。于是宋佑硕也开始加入了这无力的斗争:
宋佑硕:“我要给镇宇做辩护” 前辈:“中间只要放弃,你和镇宇都”
宋佑硕:“不会放弃的,绝对不会放弃的”
于是开庭了,在开庭前又一次和记者遇见,“釜读联什么的,都是设定好的盘局,让我当稻草人,所以就来了”。“稻草人”用得如此精炼,在公权力之下代表真相发声传递事实的记者如同稻草人存在有用的只是来田间地头吓吓麻雀没用的是浪费了刊登虚假信息的纸张。然而敢于说出自己是稻草人的记者没有丧失良知,最后给宋佑硕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是他在无奈之下可以做的正确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高潮部分来了――庭审。 ……
宋佑硕:“看刑事诉讼法第280条,在公判庭上不能拘束被告人,是这样的规定,我申请马上解开手铐和绳索”“还有,看刑事诉讼法第275条,第3项,写着被告人要在法庭正殿入座”
“宪法第26条第4项,根据无罪推论原则,法理的判断只能根据这次审判提交的证据来做,审判还没开始呢,任何把被告当成犯人的法庭习惯性行为本辩护人都无法认同,公权力的适用不当,分辨出那个才是这次审判的核心不是吗?”看得是一个大快人心,要一次性看完才显得过瘾,激发了我们内心对正义的冲动,加上如此有张力的表演,只有拍案叫绝!走一开庭就意味着这是一场荒谬的审判,早有了自己的判断,只是知道暴力的公权力可不会就这么妥协,而是更加恐怖的报复,毕竟石头在腐化时努力着展现着虚假的坚硬。石头展现得越坚硬鸡蛋撞得越狠。于是鸡蛋总要做出牺牲:
事务长:“哎哟,宋律师啊”“人生啊,是有时机的”
事务长:“现在,宋律师前面的八字豁然开朗。使劲踩油门都不够,怎么在那踩刹车啊”
宋佑硕:“我想让我的孩子们,建宇和妍宇不要生活在因这种荒唐的事踩刹车的时代,也不能让事务长您的孩子秉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啊”
正如事务长所说的他接了建设公司的案子将有不断发展自己的机会,享誉全国金钱满满。但他一脚踹了他安稳的生活,因为他觉得“因为国民不富裕就不能接受法律的保护,不能享受民主主义,这种说法是无法接受的”于是他如同鸡蛋一样继续撞击那铁青的石头。
在不断的辩护中他获得了一次一次的胜利。
(面对车东英)宋佑硕:“你总是说国安法,根据宪法11条6项,刑事诉讼法310条仅以自述是无罪的,难道国安法凌驾于宪法可以无视刑事诉讼法的大原则吗?”
车东英:“你干嘛这样对我,我只是依法办事” ……
宋佑硕:“国家,证人所说的国家到底是什么?”
车东英:“作为律师,国家是什么你都不知道吗?”
宋佑硕:“知道,我太知道了……但是证人毫无法律依据,一味强调国安法,就把国家践踏在了脚下”当他不断的揭露这黑暗的事实时石头腐化得越来越快了,但结局早就被设计好了,又怎么能更改,不,可以更改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辩护人》直面历史,揭露伤口让其暴露在阳光之下虽然会很痛,但至少不会让伤口在黑暗之下腐烂,于是“釜林事件”最终获得了平反,韩国民主也有所发展,石头自然存在,只是鸡蛋多了石头不再那么坚硬了,孵化出的越来越多的生命也不断越过石头。《辩护人》也是一个鸡蛋,一个砸向石头的鸡蛋,一个孵化后越过石头的鸡蛋。这场真善美与假丑恶的斗争时间有点长,但真善美最终获得了胜利!
这“鸡蛋精神”是朴素的法律精神,朴素的信仰,简单的相信着真理,相信着正义;相信着自己奋斗的力量。做为学习法律的学生,我们需要这样的“鸡蛋精神”,为了维护法律的正义维护法律的存在而奋斗,保持朴素的法律精神尤为可贵,不是说说而已或者只是惊叹,需要我们砸向石头砸碎石头。

如果不是大婶的孩子镇宇出了事,他一辈子也不会碰这样的案子,也不会找到自己身上真正的正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感谢生活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开始,他在法庭上有点咆哮的辩护被我认为是人类最愚蠢的情感宣泄,我始终觉得只有冷静想办法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可我发现我错了,这不是个人的情感宣泄,这是已经做过大量资料调查后对国家无奈的质问。他步步紧逼的提问想要告诉人们,他还相信正义,他还对这个国家抱有希望,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看到黎明。

每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软弱但有点同情心的法官、心狠手辣作伪证但依然被宋佑硕逼到怀疑自己的是否真正爱国的警察、在美国留学羡慕民主却不敢反抗的集团经理,但只有地位、学历卑微的宋佑硕站了出来,为什么,因为善良,心底最初的那颗善良的种子开了花,长成了责任。

宋佑硕说:“不要以卵击石”

镇宇说:“石头再硬,也是死的;鸡蛋再弱,也是活的:石头总有一天会成为流沙,而鸡蛋也总有一天会孵化出新的生命。”

当宋佑硕的事务长说:“是你自己将安稳平静的生活一脚踹开的”,我就知道,宋佑硕要抛开所谓世俗的物质生活,为他精神上的正义奋斗了。

宋佑硕对他的事务长说:为了让我的孩子还有你的孩子,未来不生活在这荒唐的社会。那一刻,他不再是个普通的市井小民了,而是一个愿为国家奉献出自己的伟大炮灰。

观众清楚的明白一个人的力量不能对抗国家,而电影不过是电影,最终总会有美好的结局。

不过我很感谢这部电影,没有让我看到我猜到的结局,他的努力依然没有挽回什么,就像片尾最后的追悼会,他组织起的民主最终还是没有抵挡过政府的长枪短炮,他也最终走进法庭成为被告,但全釜山律师的出席暗喻了宋佑硕精神上的胜利,他最终找到了自己心灵的正义,他在自己的心里已经打败了全世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甘ru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