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自以为是的勾引,韩拔这样叫她

《洛丽塔》。

      这是一个任性的,纯洁的,诡计多端的,冶媚十足的少女,有一颗迫切证明自己魅力的心,她那自以为是的诱惑如若放到别人的身上,甚至只会大骂她的无耻,只有韩拔这个可怜的老男人,在见她第一秒直至死亡的最后一秒,都中了一种名叫“洛丽塔”的毒,无法自拔。
    一开始我是厌恶着这个少女的,她太任性,任性的让人愤怒,她太邪恶,邪恶的让人身陷泥淖。就像韩拔说的一样,她是一个小妖女,让人又爱又恨。就在一个瞬间,我忽然可怜她,尽管我知道我并没有资格同情她。当韩拔在挑选太阳镜时看见她与别人搭讪,一再追问下没有结果后,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心里一刺,洛丽塔从小缺少父爱,母亲去世,继父贪图她的美貌,对她严加看管,在这个世上无依无靠,靠着卖身一样的苟活。我想,是谁都无法爱上这个男人的吧。就像他们吵架时洛丽塔大声嘶吼的一样,“这是我的钱,我的钱,我卖身的钱。”她一开始是勾引,渐渐的就是无可奈何。于是她开始性冷淡。
    我不知道人们有没有过这样一种感受,会被某部电影的某个片段深深吸引,深深的,深深的。我很想说,我爱上了结尾处韩拔去杀奎迪的那一段。莫名的喜欢。甚至奎迪那低沉暗哑的嗓音。两个有恋童癖的老男人在互相厮杀,有很癫狂的感觉,整个世界都颠覆了,人之将死,不该是坐以待毙或是拼命求饶吗?为什么要跑去弹钢琴?钢琴为何不停止。一个人被射中多次,却还想着要死在床上,甚至拉好被角。
    他们都是疯子。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阿洛,韩拔这样叫她。

他是爱她,还是爱那个年幼时死去的女友。他保留着她的那根带子,那根短裤上的带子。眼神一瞥的诱惑,她死了。

韩拔遇见了洛丽塔。那个小妖精。花园里她趴在草地上看杂志,灌溉的水龙头喷出的雨,在太阳下散发着诱人的珍珠白,一颗颗落到她身上,湿了的衣服贴在她曼妙的身体。他顷刻间决定留下来。她是他的劫,注定的。

韩拔与她的母亲结婚,只是为了能留在她的身边。

洛丽塔,小妖精却时刻没有停止对他的诱惑。她的光洁的小脚,她那故意迷离却又年幼的眼神,其实,她根本就不用诱惑他,他,韩拔,已经爱上了她。我想,如果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或者女生,她不经意的笑,都会是他心里最灿烂的风景,他可以想一千遍一万遍也找不出厌倦的理由。

很喜欢这一段。阿洛的母亲大声叫喊着要她赶紧收拾好去夏令营,她不时回嘴,已经坐进车里的那一刹那,却忽然跳下来,像一只小兔子,嗯,像一只兔子,那样幼小的身材穿着些许裸露的小衣服,跑起来身体向前倾,树,楼梯,母亲的叫喊,韩拔看见她跑来的慌张,我想她心里是骄傲的讥笑的。她不美丽,她不优秀,她却有自信把自己放在最高的位置做自己想做的事勾引想勾引的人,那么自信的把韩拔纳入自己的鱼篓,嗯,鱼篓,她是渔夫,她不爱韩拔,我们都知道。她只是觉得好玩,她只是想这样做。我又扯远了,继续洛丽塔,她跑到韩拔的面前,一下子跳起来跳进他的怀里,双脚环在他的腰,给他一个吻,很深的吻。这个小妖精。

她喜欢涂很红很红的唇膏,每一次的亲吻总是花了的嘴唇,诱惑却又没心没肺的笑容。她只是个小女人。她的可爱之处,在于她故意的放荡却掩饰不住心里的小小忧伤和单纯。

她听吵闹的音乐,随着它跳随着它唱,她喧闹的没心没肺。她停止音乐,穿着长长的大衬衫,露出光滑细小的腿,握住自己的脚,涂着红的扎心的指甲油。韩拔不让她去演话剧,她那玩世不恭甚也不在乎的眼里,又露出了那样挠心的诱惑。洛丽塔,小妖精,用脚去碰触他,说“我的零用钱是每周一块”“我觉得是两块”……韩拔显然无法抵挡,她瘦小的带着孩子特有圆润的手,抚向他。她如愿,她喊他爸爸,她与他撒娇,与他勾引,与他吵闹,韩拔爱她,也许这个老男人年幼受压抑的性变成如今的些许变态也算是爱的话,之于洛丽塔,这算是交易吧。她要钱,只是想攒起来离开他。

想起那场争吵,她喊着“谋杀我,就像谋杀我的妈妈”,那么的歇斯底里。我原本还不清楚这个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女孩,怎么在母亲死后只是哭了一场,便再也没有忧伤。原来,她不是那么没心没肺,她心里还是孤独的。他们又开始了到处游走。她爱嚼口胶,爱吃香蕉。

她还是离开他了。他疯狂了,他找他。顾叔叔,那个变态的奎雷,他带走了阿洛,他带走了韩拔的生命。她是怎么爱上奎雷那个死变态的,我不知道。是的,我不掩饰对那种恶心老男人的唾弃。他要她脱光了衣服与几个男孩做爱,然后让助手拍下来,这是他的恶心嗜好。阿洛不肯,看,阿洛不是你们所说的轻佻,即使她真的没有爱过韩拔。

他找了她三年。再次收到她的信,她已经结婚怀孕,她说,爸爸,给我们些钱。

她知道他爱她,她曾经是利用他。可是,也许,她真的是把他当爸爸。即使他们有性,像情人一样生活,韩拔做她的情人,也做属于她的家庭主妇。

韩拔开车来到她的家。她的丈夫,李察,还好,不是个老男人。她带了眼镜,不再有当初的影子,她挺着大肚子,乱糟糟的头发,不再是那个小妖精。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空空的,想哭。更何况,是,爱她的韩拔呢?

他说: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他就那么看着她,她能感觉到他的爱么?

他说:这里离你熟悉的那辆老爷车,只有25步远。跟我走。

她却问,这是交易么,我跟你走,你会给我们钱么……

这句话让我肝肠寸断,没有抑制的时间泪水就已经滑落了眼角。韩拔的眼神,瞬间变得无助如同一个孩子,绝望,却有些不甘心的说“不要碰我。你一碰我,我就会死”。他是明白过来,她不爱他了吧,或者只是现在才开始面对这个早已经存在的事实?

他给她4000块,她高兴的喊爸爸。也许韩拔不在意爸爸这个称呼,谁知道呢,可是我在意,我很在意。他离开,她靠在门口,他眼神飘移,仿佛她还是那个小妖精,短裤挥着小手,单纯如初。他的老爷车还未开远,便听见她喊“李察,好消息……”

他说“最后我听到了一群儿童的欢笑声,使我悲哀的,不是我的身边没有洛丽塔,而是在这欢笑声中没有她”。

他杀了奎雷。那一段我不喜欢,却又觉得很过瘾,韩拔那种悲伤和想哭的表情,那么震撼,多久没有这般心痛的感觉了呢。奎雷那恶心的带着肥肉的裸体,让人有吐的冲动。可是他中了那么多枪,却说了一句话,那句话没有人提及过,我也不提,我想,总会有个人跟我一样,有同样的感受,同样的同情,同样的原谅吧。

韩拔满手的血,捏着一根洛丽塔的小发卡,他无神的开着车,有人说,男人悲伤的时候对女人最有杀伤力,所以那么多人爱梁朝伟,所以我迷尼古拉斯凯奇,所以我爱眼睛里有内容的人。结局,结局呢。韩拔死在狱中。圣诞,洛丽塔死于难产。

这算什么呢?

不想发表自己的感慨,不太希望自己像个小女人一样纠结的没完没了。可是《洛丽塔》,我看过了原着,厌恶韩拔这个老男人。我看了62年的版本,开始消逝那些憎恶。我看到98这个版本。这像是三个不同的故事,也许是一个故事三个角度而已。

是因为爱情本身,它无关年龄,就注定是一场劫难和宿命,人与生俱来的原罪。这句话流行了很久。爱情永远是个讨论不清楚的话题。

洛丽塔伸出小舌头,吻韩拔。这算是最情色的场景了吧。好事之人说这叫“舌吻”,让人有想把对方吞进心里爱到无法自拔的感觉,不好意思的是我没有经历过,被爱情伤过的人懂。

我偶尔会大方得认为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

我不觉得韩拔应该受什么道义上的谴责。我不想站在原书的角度看他,我承认我最爱的是98版本的,它让我震撼到存在我电脑两年却舍不得看,舍不得到即使电脑大修删掉了所有电影甚至最爱的1900,也要把它拷进mp4。

想起前几年挺流行的那首卓亚君的《洛丽塔》,还有巴黎流行了挺长一段时间的“洛丽塔”风。这样外表单纯内心充满诱惑的女子,是连我也把持不住的,跟性取向无关,虽然我很不介意别人说我是拉拉。

我愿意相信韩拔爱洛丽塔。他为她梳小辫,他生气却又原谅她所有的任性,他是她的继父所以算是乱伦。他打过她,她跑了他却每次都紧随其后寻她。他把她当宝贝一样呵护着,生怕她消失。这样的感情,也许是让人感觉压抑的吧,当然,这是肯定的。

好吧,我没有必要刻意回避我是小女子心性这件事。洛丽塔是韩拔这一生的一个劫,他为她付出一切,想要占有完全的占有她,她走了她去找。她不愿意跟她走,她不爱他,他也没有勉强过,他甚至给她她要的钱,即使她已经怀了孕还是挽留她,他已经绝望了却还是用自己下半生的自由甚至生命去杀奎雷,一部分怨他当初“偷走”了自己的阿洛,另一部分,应该也是怨他玩弄了自己的阿洛吧。

我想我已经从原着里脱离出来,原版英文我看不懂,翻译的又差,轻而易举让电影取代了这部经典在我心里的位置。我颠覆原来那个“韩拔是意淫老男人”的观点。他可怜。他有一个不恰当的身份,他有一个不恰当的年龄,综之我想起那句年少时候性压抑的话。至于他为什么喜欢幼女我不想探究。我只是喜欢他对阿洛的喜欢。心疼他对阿洛的在乎。也有些恐惧他对阿洛的占有欲。

曾经的限制级影片,我只能说那是所谓的道德限制,它干净的没有任何过分的情色镜头。已经没有人再需要拿所谓的道德伦理来限制和评论了。那些满嘴批判垃圾的人,其实心里已经被垃圾充斥开始发霉发酵腐烂了。某些女生也没有必要在看到亲吻镜头的时候装的很假的喊什么“丢丢,不好意思”的瞎话了。

当我们理智的时候,把所谓的道德当糖果吃吧。当我们返璞归真的时候,情欲充斥于每一寸的空气。掩饰什么,拒绝什么,我们未到80岁,还没有资格叫嚣着做什么卫道夫说教者。

爱可以是纯纯的。没有必要去批判什么小三,也没有必要去批判那些包养女大学生的老男人。也不要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的,贫穷的,简单的才是什么爱情。

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干净。

原始人为下半身活着。

现在我们需要为上半身活着。思想,是很深奥的东西,可以没有。可以属于自己的认知,却是不可缺少的。一切都需要理智,唯独,感情,不需要也没有人可以做到有理智。

如果你爱一个人,他不爱你,请不要相信那些鬼话而放弃对他的爱。那些所谓的爱你的人不会让你哭,不爱你的人不值得你哭,都是假的。如果一个人告诉你他爱你爱的很认真,相信他。如果有人再告诉你,女生不要为男人怎么样怎么样,笑一笑,别理她,八成她是愤青或者老处女没人要以至于神经错乱了。说什么女生要读多少书,要有自己的生活,要有自己的生活圈子,都挺假。两个人相爱,就一定有一个做出牺牲,牺牲一些自己的爱好,牺牲一下自己的工作,牺牲一下自己原本柔嫩的双手,牺牲一下自己的身材,牺牲一下自己原本的童话梦想,牺牲一下自己的高傲。因为这些,女人肯定舍不得自己的男人去牺牲,所以不管她怎么强调自己结婚后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不会做家务,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会慢慢学习做饭不用你催不用你教,她不是感兴趣,她只是心疼你的钱包,担心你的健康。她甘愿牺牲,会从你认识的那个清纯风度翩翩的女子,变成唠唠叨叨的黄脸婆。她也曾经青春过。

女人不会心疼自己,因为是要男人来疼的。

女人有才华,却未必有爱情。

女人都会变,看她遇见了什么样的男人。

不会有一个女人维持在你第一眼看上她的那个瞬间。

如果因为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而喜欢她,停止吧,因为你没有能力喜欢她的全部。

没有人是韩拔,些许变态的爱恋,痴心的疼着阿洛,占有着她。

更多的是司马相如与文君。

自古娇蛮的女子都没有好下场,因为没有一个男人有耐心持续10年以上。金屋藏娇的甜蜜,一场巫蛊毁了陈皇后的一生,长门宫的哀怨,谁人能堪破。她爱过,她恨过,她彻彻底底轰轰烈烈毫无保留的爱他,她,像韩拔,只是她不需要顾及伦理,但是,她是国母,需要顾及的是所谓的识大体,所谓的识大体是允许自己的丈夫有无数的妃子。有时候会想,陈阿娇是穿越到汉朝的现代人么?还是只要一生爱一人的观念,根深蒂固的存在于女子的心里,只是被压抑与封印了?

有时候也会考虑,对于感情,到底是努力争取,还是默默等待比较好。

很多美女作家会发表那些看似有道理实则一通屁话没半点营养的半死不活的言论。我们称之为脑残。只有没有空间去发展和超越的写手,才会去编那样的谎言,去骗同样没有脑子的善男信女。有时候会分享一些貌似哲理的东西,那只是一种手段,好吧我真的很卑鄙。

读史使人明智。卫子夫乖顺,稳稳当当做了皇后,最后结局不好是因为有个不争气的笨儿子。刘彻喜欢她的原因,是因为她乖顺,懂他,不该问的不问,不向他要求什么。想起很多年前那部《康熙王朝》,如同里面的容妃吧。当然,皇帝的女人结局都不会很好。那些好不容易稳稳当当让儿子登基为帝的女人,于是早衰变成人见人怕的所谓太后,打扮再漂亮没有人看,保养再年轻也没有人夸,性生活长期得不到满足,怪不得个个都以整妃子为乐,她嫉妒啊,她无趣啊,她更年期到了啊。又扯远了。

人人都知道赵飞燕,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赵合德。很有名的一句话,好像是她临死之前说把刘骜当做婴儿玩弄于股掌之中(?)我再感性化的彻底一点吧,我以为她是爱他的。即使她也曾淫乱后宫,这野史可信度如何我不知道,但是刘骜对她的宠爱,多于飞燕。一个女人最受不了的是什么,是被宠爱。她可能很讨厌一个男人,讨厌到看见她就吃不下饭,那么尝试每天对她好一点点,她是你的囊中物了,娶到了手,你就可以做你的老爷,她自会做你的丫鬟保姆情人兼生育机器。合德同学也是很强势的女人,大家都知道。

爱玲奶奶说,到达女人心里的路经过阴道。

初中的时候读《色戒》貌似没有任何的感触,即使看过了那风靡一时的电影,还特意找到那段被剪掉的阿伟与小唯同学脱光光在床上乱滚的片子,还是没有看出那些人之间的所谓纠结。重读张爱玲,一句简单的话,引出像我一样或者比我更甚的思维跨度光的人的猜测,果真绚丽的比天上的烟火更撩人哎。呃,先吐一会。

占有一个女人的身体,是占有她的心的最简单办法。一张床,一个没有别人的小房间,就足够了。貌似现在的女人都开放的不行,一夜情泛滥的让我这个所谓的女人都瞠目结舌,所以啊,这个办法显然过时了。

还是回到洛丽塔吧。我今天话太多了。

这个世界总是有很多的条条框框,我们已经不是初中生了,所以没有必要像傻子一样愤青了。我们要学会适应。我们思想的开放,还没有波及到实际的生活。我这个可以对于电影跟别人大谈性的被称为不是女人的所谓女人,对于接吻还是带着惶恐的态度,拥抱都会紧张。很多人跟我一样,所以我们就在自己的小空间里谈谈吧,只关于电影,关于音乐,关于书籍。我们做不到的洒脱,我们要对自己负责。我们愿意做最后一批老处女。呃,my
god。我不是拉拉,真的。

闲不住,找到曾经的一张存储卡,突然很想佩服自己,这张大概一年前被我丢在角落的卡里,存的竟然是《女戒》《列女传》。我读过么?貌似没有,还好还好。

女人总是忍不住在看电影的时候,把自己想象成主角,或者把剧情搬到自己的身上。当然我不除外。还好我不是洛丽塔,我不享受勾引人的快感,虽然我不知道我所谓的好玩与这个快感之间的差距是隔了薄如一层纱还是深如马里亚纳海沟。还好我外表没有很单纯很萝莉,还好我没有那种魅惑人的倾向。所以,我也不会遇见韩拔,即使遇见了我也会逃,我愿意囚禁别人在我的心里,但是我不愿意被囚禁,那样的话,我会看不见阳光。

爱情总是千奇百怪,有的人爱的顺顺当当,相爱结婚白头到老。

有的人爱错了人,或伤或悟或从此不再爱。

有的人把爱情当游戏。

有的人爱了不该爱的人,乱伦的有,父母不同意的有,古代有什么杀父仇人之类的。

于是红尘里就由我们这些适龄或者来凑热闹的人翻滚着,苦着笑着,追寻一种叫爱情的东西,期待一种叫幸福的生活。爱或不爱,都是一种选择,一种压制。

争气一点,苦一下,忍一下,也就会让时间慢慢抚平这些伤。

那些勇敢的人,把爱全数散尽,收回了的药庆幸,收不回的注定伤一辈子。

妈妈说,这叫情殇,是上辈子欠了情债。

如果爱一个人,他不爱你,能抽身而退,就尽量的离开,还有你的幸福在等你。

如果离不开,那么恭喜你中彩了,上辈子你欠了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