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正散

结缘与用法

重新组合与用法

【方源】《杨氏家藏方》

【方源】《外科正宗》

【组成】白附子 僵蚕(各6g) 全蝎 去毒,并生用,各等分(3g)

【组成】
天南星
防风
白芷
天麻
羌活
白附子 各等分(各6g)

【用法】为细末,每服一钱,热酒调下。[现代用法:共为细末,每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3g,温开水送下。亦可水煎性格很顽强在荆棘满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

【用法】上为末,每性格很顽强在荆棘塞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钱,热酒黄金时代盅调服,更敷受伤的地方。若牙关紧闭,腰背反张者,每趟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三钱,用热童便送服,虽内有瘀血亦愈。至于昏死,心腹尚温者,连进二服,亦可保全。若治疯犬咬伤,要用嗽口水洗净,搽受伤之处亦效。[今世用法:为细末,过筛,混匀,每服3g,用热酒或童便调服;外用适合的量,敷受伤之处。]

【方歌】牵正散是杨家方,全蝎僵蚕白附襄,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用小量热酒下,口眼斜医疗效果彰。

【方歌】玉真散治破伤风,牙关紧闭反张弓,星麻白附羌防芷,外敷内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方通。

主要医疗与效果与利益

主要医治与效用

【主治】风中经络,口眼斜。

【主要医疗】破伤风。牙关热切,口撮唇紧,身体化学烧伤,角弓反张,甚则持锲而不舍缩舌。

【作用】去除风湿利水止痉。

【功能】去除风湿利水,定搐止痉。

【病机】足阳明之脉挟口环唇,足太阳之脉起于目内眦,阳明内蓄痰浊,太阳外中于风,风痰阻于头面经络则经隧不利,筋肉失养,故见口眼斜,甚或面部肌肉抽动。

【病机】风毒之邪,侵入破伤之处,深达经脉。《素问玄机原病式》“大法破伤风宜以辛热治风之药,开冲结滞,荣卫宣通而愈。”北周和今世诊疗破伤风皆重申得汗为度。另据药理研商,本方有抗惊厥效用。

方解

方解

君药:白附子辛温 去除风湿消痈,擅治头面之风。

君药:白附子、天南星、去除风湿解热,定痛止痉。

臣药:全蝎通络;白僵蚕益气;合用去除风湿静痉。

臣药:羌活、百枝、川白芷扶助主药疏散经络中之风邪,导邪外出。

运用

佐药:天麻辅助主药熄风止泻。

1.方中白附子药性寒燥,适用于风痰阻络而偏于寒性者。以蓦地口眼斜,舌淡苔白为证治要点。方中白附子和全蝎均为有剧毒之品,用量宜慎。

使药:热酒、童便行气血疏通经络。

2.本方为治风中经络,口眼斜的常用方剂。若酌加蜈蚣、天麻、地龙等祛风静痉通络之品,可增强医疗效果。

各药合用,使风散搐定,诸症可图减轻。

3.颜面神经麻痹、三叉神经痛、偏头痛等属风痰痹阻经络者,均可加减应用。

运用

注意事项

1.本方为看病破伤风的常用方。临床依照其病史,以牙关急迫,身体僵硬,角弓反张为证治要点。

若属阳虚血瘀或肝风内动引起的口眼斜或半身不摄者,不宜接纳本方。方中的铁花和全蝎均为有害之品,用量宜慎。

2.本方祛风解表之功较强,而利尿稍逊,临床每与止痉散合用,以追加宁心之效。

文献摘要

注意事项

《医方考》:“脊椎结核,口眼斜,无他证者,此方主之。斯三物者,疗内生之风,治虚热之痰,得酒引之,能入经而正口眼。又曰:白附之辛,可使驱风,蚕、蝎之咸,可使软痰;辛中有热,可使从风,蚕、蝎有害,可使破结。医之用药,有用其热以攻热,用其毒以攻毒者,《大易》所谓爱好一样,《内经》所谓衰之以属也。”

本方药性偏于温燥,易于耗气伤津,破伤风而见津气两虚者不宜选拔。白黑顺片、天南星等均为有剧毒之品,用量宜慎,孕妇忌用。

附方

【附方】止痉散

方源:《方剂学》上海中医学院编

组成:全蝎 蜈蚣 各等分

用法:上研细末,每服1~1.5g,温热水送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1日2~4次。

效果:祛风静痉。

主要治疗:痉厥,皮肤抽搐等。对顽固性感冒、腰椎痛亦有较好的解毒成效。

与牵正散相比较:减白铁花、僵蚕而增蜈蚣。蜈蚣辛温有剧毒,性善走窜,截风定搐,为去除风湿停痉之要药,与全蝎配伍,止痉之效更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