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侦探霍姆斯,大侦探霍姆斯2

       说来奇怪,看《大侦探福尔摩斯》那会儿,我正在读雷蒙·钱德勒,但愣是没把他笔下的菲利普·马洛与福尔摩斯联系起来,着手写这篇评论时,才恍然想到这两位从事的是同一职业:私家侦探(尽管侦探最初几乎是由福尔摩斯定义的)。其实也不奇怪,无论是柯南道尔笔下那位19世纪80年代进入公众生活的夏洛克还是盖·里奇最新电影中的福尔摩斯,都近似于神话中的传奇人物,而不是马洛那样在照不到阳光的洛杉矶从事灰色职业的反英雄。在成千上万的拥趸们眼中,福尔摩斯就是福尔摩斯,他无法被归入某种职业类型。
    正是由于福尔摩斯身上的神话色彩,他也特别受擅长制造世俗神话的好莱坞电影的青睐。据《吉尼斯世界纪录》统计,福尔摩斯前后曾被70多位演员扮演过,200多次搬上银幕。其中最经典的,当数40年代环球公司电影中巴斯尔·拉斯伯恩和80年代英国演员杰里米·布雷特塑造的福尔摩斯形象。当然,对于这些电影是否保持了小说的原汁原味,福尔摩斯迷们是心存疑虑的。一般来说,商业电影是拍给普通观众看的,每个时期的观众口味都在变化,想要所有的福尔摩斯电影都忠实于柯南道尔的原著是不可能的,如果那样,观众也可能腻烦得要死。因此,所有这些电影都有一个“与时俱进”的问题:如何旧瓶装新酒,如何以时下最流行的视听方式抓住观众,如何把当前的时代因素注入到电影中。
    盖·里奇的福尔摩斯就是用现代电影的包装纸包起来的一块硬糖,它看上去很漂亮,很酷,很娱乐,但是不耐嚼。
    故事仍旧发生在维多利亚时期带着寓言性质的伦敦,第二次工业革命为这座城市带来了新的繁荣,也滋生着新的罪恶。福尔摩斯这次要对决的是布莱克伍德勋爵,一位能将古代巫术和现代科技结合起来,企图颠覆整个社会的大恶人。但是,对于福尔摩斯的智商和推理能力来说,这个由四位编剧建构起来的故事仍旧过于简单、缺乏悬念了,盖·里奇在叙事时也过早得预示了结局。整部电影的编剧落入看了一半就知道结果的范式中。电影所企图保留的唯一惊喜——所谓巫术魔法无非是罩在最新科技之上的一块烟幕——对于真正的推理爱好者而言显然缺乏吸引力。
    尽管推理的味道不足,电影的视觉效果仍然是很养眼的,绝不会让被《阿凡达》惯坏的现代观众失望。CGI制作出来的伦敦场景是摄影棚时代建造的一街一隅所无法比拟的,它能够向观众展示那个时期整座城市的全景,而这种展示必定会加强这座城市的寓言性质:这是正在形成中的现代伦敦,它马上要变成今天人们眼前的这幅模样,在这里,前现代的英雄和恶人正在进行最后的较量,而理性、进步和文明必将取得胜利。盖·里奇电影中的伦敦多少让我想到了《纽约黑帮》中的纽约,电影最后远景中的伦敦塔桥(还在建设中)就像斯科塞斯那部片子最后从彼岸遥望崛起的曼哈顿一样,有着极强的时代和历史感。在城市的寓言性方面,这里的伦敦无疑又有着蝙蝠侠系列中高谭市的影子,和《黑暗骑士》中的蝙蝠侠一样,福尔摩斯在这里要面对的不是什么小混混,甚至不是为谋一己私利的阴谋家,而是企图颠覆整个文明基础的大恶人。不同的是,诺兰可以让观众的灵魂为这种对决而颤动,而盖·里奇只是让观众抖动一下脸上的肌肉。
    在柯南道尔笔下,福尔摩斯全知全能,接近于神,不同于波洛那种完全靠推理混饭吃的侦探,但推理——那种从细枝末节错综复杂中条分缕析地获知结果的能力,仍旧是福尔摩斯的看家本领之一。拍一部福尔摩斯电影,你或许可以把他那顶鹿皮帽摘掉,但是绝不可能忽视这一点。盖·里奇没有忘记推理,甚至还有意“加强”这种能力。除了让福尔摩斯在华生的女朋友面前出了一次丑和最后的揭示时刻常规性地露一手之外,盖·里奇还安排了两次打斗过程来向观众展示这位侦探的推理能力:福尔摩斯在头脑里推算着他每次出拳会对敌手造成什么效果,观众在慢镜头中目睹了福尔摩斯的“推理过程”,接着,观众又再次在屏幕上看到福尔摩斯按照预先的“推理”将对手击倒在地,丝毫不差,就像电脑编写的游戏动作一样准确。我不知道是否真有人能做到这么准确,也不知道这究竟算是推理还是控制论,但我知道从没看过柯南道尔,喜欢电脑游戏的青少年肯定会觉得这足够酷。
    同样酷的还有华生医生,在这部电影中,他不再是为反衬福尔摩斯的沉着冷静,一幅遇事就惊慌失措的烦躁相。他成了几乎和福尔摩斯平分秋色的搭档,且不再那么“忠实”了,时刻准备为了一个女人结束和福尔摩斯的同居关系,而福尔摩斯似乎为此焦虑不安。这种半同志关系几乎是盖·里奇电影的一个特点了,从《两杆大烟枪》到《摇滚黑帮》,那些小混混之间总有着这种暧昧关系。
    盖·里奇一向被认为是个形式主义者,他的电影除了用错综、诡异、让人淋一身狗血的巧妙编剧制造娱乐效果外,还真没有什么内容。这样的形式主义没什么不好,至少看上去很酷,用某著名影评人的话来说就是“用一些酷的东西为一群酷的人拍一部酷的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也很酷,如果你在周末和女友想到电影院找一点乐子,那就去看这部电影吧,肯定会觉得很娱乐。如果你是柯南道尔的粉丝,想看原汁原味的福尔摩斯,那就回家把《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再重温一遍吧!

    刚刚去看了《大侦探福尔摩斯2:诡影游戏》,总体感觉还不错,达到了上乘的水准,让我在影院中非常享受地度过了两个小时。

    在看《大侦探福尔摩斯2》之前,我们应该先给本片定个位,它究竟是一部怎样的影片?它的风格如何?它讲些什么?这样便能让我们更容易地去享受此片。

    首先,本片改编自英国小说家柯南道尔的著名悬疑推理小说《福尔摩斯》。故事的主人公福尔摩斯是个智力超群,想象力丰富的天才侦探,他对推理、化学实验有着浓厚兴趣。福尔摩斯有个好友叫华生,是个医生,是他的得力助手和好伙伴,曾协助他解决过多次案件。当然,每个故事都有一个反派,《福尔摩斯》中的最大反派莫过于莫里亚蒂教授,他才智过人,名利双收,作案手法干净利落,不留痕迹,是福尔摩斯的死对头,但最后终究败给了福尔摩斯。

    在对原著小说有了大体的了解后,我们再来看看电影版的福尔摩斯。

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    影片的导演盖·里奇拥有“混混大导”的称号,有着独到的叙事手法。他曾导演过《两杆大烟枪》和《偷拐抢骗》这两部影史经典作,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片中充斥着各种神经兮兮的无厘头英式对白和匪夷所思的巧合,把黑色幽默和摇滚风格发挥到了极致,让观众在不经意间就被逗得前仰后合。再后来盖·里奇又导演了多部影片,虽然质量良莠不齐,但他独特的叙事、凌厉的剪辑和炫酷的镜头依然得到了许多影迷的喝彩与肯定。2009年,华纳公司在经过慎重考虑后,正式将执导《大侦探福尔摩斯》的大任交给了盖·里奇,并在年底正式上映。影片上映后,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叫好,影片依然延续了盖·里奇电影特有的混混风格,把福尔摩斯刻画成了一个能文能武、风流潇洒的嬉皮士,再加上恰到好处的黑色幽默,使得影片极具看点。但是,影片也受到了许多非议,有些人称《大侦探福尔摩斯》恶搞了原著,把本应该占主要的推理放在了一边,反而更多地描绘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冒险之旅以及战斗场面,使得影片更趋向于动作类型片。而我想说的是,正是有了这种个人风格十足的描绘,才使得影片更加饱满充实,引人入胜。

    如今的续作《大侦探福尔摩斯2》依旧延续了这种独特的风格,在把玩黑色幽默的同时,还添加了许多新的元素。画面较之前作也有了很大提高,最为出色的就是那场树林追击战,慢动作与快节奏想配合,镜头干净利落,画面炫酷无比,让人看着十分紧张,直到最后主人公们成功脱逃,才让人送了一口气。当然,最为紧张精彩的还是要数影片最后那场寻找刺客的戏。一方面,华生在紧张地寻找刺客,一方面,莫里亚蒂教授和福尔摩斯正在进行着脑力的巅峰对决,整场戏一气呵成,让人看了大呼过瘾。

    还有要值得一提的,就是在片中频频出现的华生和福尔摩斯二人的暧昧戏。在这个玩腐的时代,搞基似乎也成了一大卖点,许多腐女都奔着“基情”这一主题去看了此片,也都有所收获。而像我这种纯影迷,看着片中二人的暧昧和友情,也获得了不少乐趣。

    总之,从商业片的角度来看,《大侦探福尔摩斯2》是非常成功的,在此,我将本片推荐给大家,希望大家也能去影院观赏此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