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辩护,我看韩国电影

大学念的法律专业。可现在如果让我回忆宪法第一章的内容,却觉得很模糊,只觉得宪法是很大很空很宽泛的母法,老师也说了,我国没有宪法判例,司法考试600分的题量中,也最多占10几分,所以从来没有重视过。上学时期,教科书主要强调法制,毕业后学界又改换法治,好像换掉这一个字之后,民主的水平与法务部门的精神境界都同时提高了一样,强调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但与此却忽略掉还有法治往往只是民主的衍生品之一。
曾经有一个学姐跟我展示她与某律师的对话,某律师对业界一些不正之风深恶痛绝,慷慨陈词,用掷地有声的话语激扬的斗志表达自己对民主的向往和为之奋斗的决心。学姐用看笑话的心态发给其他人看,我也以看笑话的心态欣赏了所有对话,笑他纯属脑残,怎么能够想到可以凭借律师的能力去改变法治现状?胳膊怎么拧的过大腿呢?学姐说,律师就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法条以外不是我该考虑的内容。当时我,深以为然。身为法律人,眼光要始终在事实与法条来回穿梭,找到合适的对接点。创造法律,那真的是未曾想过。
仔细回想一下,从18岁到如今,我有使用过选举权吗?有,且仅有一次。上大学的时候,学院院长竞选人大代表,全校年满18岁以上学生老师都登记了选民,每人发了一张选票,五个人选仨,让投院长。理由是选了院长,院长会站在法律人的角度为我们说话。选票上还有其他人的名字,其实我连院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于是打勾,放票箱,走人。那张选票如同我对政治的态度一样,随便托付给了,毫不熟悉的人。甚至他是否代表了我们,为我们说话,我都完全不得而知。或许作为一个法学家,能够他起码能够代表法治与正义吧。一个18岁的懵懂学生,也只能这么想了。
曾经的宋律师就是我的现在,每天只想自己能够赚到钱,有饭吃,想尽办法多拉快跑,学生为什么要示威?示威有什么用?甚至台湾学生占据了“立法院”这件事简直是不可思议。一个法治的国家如果能够容忍如此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示威有用的话要法律做什么?要律师做什么?要权力机关做什么?有任何诉求难道就不可以通过和平与合法的途径去声张吗?这个世界其实还蛮好的,与万恶的旧社会相比,我们有饭吃,有工作,有房子住,甚至可以随便上网发表自己的不同观点。这一切都看起来是一帆风顺的样子,如此进行下去,未来将会是一片光明。宋律师作为税务律师不也正一帆风顺的步入他的事业成长期么?这就是我一直期待的那种可以预计的生活。
目睹过,也耳闻过有个别司法不公的情况发生,暗箱操作干预审判什么的事情,有确凿证据的,恐怕都已经判决,没有确凿证据的,依然在风言风语中变成危言耸听的传说。坊间有一句俗语,大盖帽,两边翘,吃完原告吃被告。虽然这也都是很多年前的旧故事,我们的法治进程也是在不断进步的,但这证明了我们曾经经历过不健全的时代,或者说部分地区还仍存在这样的不健全。对这些我们习以为然,更甚至觉得这算是“行规”、“潜规则”,被抓包只能说明——运气不好或者权力倾轧。
传说律师协会在册人数差不多有十几万,但是这十几万人相当于有很大部分都集中在京沪广深等大城市,其余的在中小城市,和县级城市。偏远地区的基层,甚至连法院审判员都用的是没有司法资格的人员,为什么?太偏远了,司法考试很难,每年过线率在8%,这还是最近几年法律人才需求大增导致的过线率提升,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有2%~4%的过线率。
这就像你排队排了好久到跟前,肯定不会就只买一个烧饼就回去吧,虽然我不敢保证100%,但大部分考过司法的人每一个都抱着这样的心态进入司法队伍。人才在流动,精英和物质资源一样都跟着钱流动,相对欠发达地区,留下相对欠发达的人才。
刑事律师在世人眼中好像都是在为坏人进行辩护,贪官污吏,权钱勾结的大亨,一夜暴富的奸商,十恶不赦的杀人犯,该天杀的强奸犯。甚至很多老百姓会觉得这些人,不配享有人权,连审判他们都是在浪费国家资源。媒体常见的一句话就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判决之前,似乎民意就已经下了定论。你去翻一翻报纸,每隔几天就有高官落马,你再跟周围人讨论的时候,每个人都觉得他们罪有应得,从来不会有人说未经法庭审判不得确认任何人有罪,甚至连无罪推定这一法学界的公认原则老百姓都丝毫放在心上呢,干嘛要保护罪犯的人权?甚至一些地方的法官竟然也有抛出如此言论的时候。
看这些新闻的时候,我不会像街边大爷大妈一样,说嫌疑人罪不可赦,而是在心底深深的悲哀,刑事诉讼法中的金科玉律“无罪推定原则”执行起来原来是如此的脆弱。但人权这种看起来好像离我们很遥远的事情,或许也会不经意出现在你的面前。就如同宋律师所遇到的事,司法,只有当你真正面对它的时候,你才能够感受到法律究竟在惩治谁,保护谁。
原本他的职业生涯可以过是很世俗,也很富裕。与全家人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在自己建造的房子里,培养玩帆船的兴趣,成为全国知名的税务律师,以他的聪明才智和处事能力,做到这些游刃有余。
可他却选择为汤泡饭老板娘的儿子辩护。
不,他不是在为一个年轻而无辜的学生辩护。他为自己的子女不用生活在对权势的恐惧中而辩护所有的公民辩护,为了韩国人从封建王朝和外国势力挤榨的手中夺得的民主国家的人民的权利而辩护,他为了法律和正义而辩护。
起初看这个片子,时长2个多小时,第一次看了20分钟就忍耐不住的关掉,宋大叔的演技虽然精湛,这却谈不上算什么好的励志故事片。第二次看到豆瓣的高分评价,心想网友不会这么坑爹吧,看完算了。这一看不打紧,有点收不住。想要表达的内容太多,却真心不想把一个影评搞成什么政治倾向的大字报,所以还是就片论片。
80年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究竟能够有多少人真正的阅读过宪法,了解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基本义务?每一个老百姓好像都只从政府那里获知自己不可以做什么,而他们对能够做什么的权利却了解的很模糊。
作为老百姓,跟儿子一起经营着自己家的小饭店,笑脸迎客,辛辛苦苦的起早贪黑,虽然不能换来大富大贵,但是总体来说是幸福而美满的。可当有一天儿子突然音讯全无的就消失不见,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做母亲的该多么害怕,恐慌。
突然间,母亲接到审判通知书,儿子涉嫌有左派思想罪即将审判。看守所不允许会见,无奈之下前去求助她所认识的唯一的可以给她提供帮助的宋律师。恰恰是因为与这对母子的缘分,让宋律师在偶然间发现他所认知是司法世界与现实的差距。
宋律师第一次从意气风发,转为害怕。作为常年的法务人员,他深知法律之剑的作用,法律可以保护无辜受害的人,惩恶扬善,维持社会秩序。但看到车警官刑讯的监室,他震惊了,法律不仅仅代表了正义和公平,它竟然也会被肆意践踏和成为被人操控的伤人甚至杀人的武器。
刑事诉讼中宋律师遇到多重阻挠,来自审判长,来自检察官,来自作伪证和刑讯逼供的车警官,来自宪兵,来自媒体,来自不明真相的抗议群众,甚至整个国家的统治阶层。但从有人打恐吓电话给家人的时候起,宋律师才从害怕转向与滥用法律公权力政府的决战之心。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孩子生活在这么一个公民权利会随时被践踏的社会中?
专业的角度来讲,嫌疑人犯罪动机被否定,根据验伤结果,辩护人提出非法证据排除,法庭应该调查侦查机关所获得口供的合法性,结果法庭未调查而予以认可。而一个关键目击证人做出的证明侦查机关刑讯逼供的证言,却因证人身份被排除,导致最终嫌疑人被宣判有罪,这是绝对错误的结果。
想必现代社会任何一个法治国家的刑事诉讼法,都不可能规定口供可以单独作为定案依据。单凭国安法与口供就定罪量刑的与封建刑法有何区别?又何必进行公诉、审判与辩护的环节给自己拉上一块遮羞布呢?这是一场司法机关的独角戏,却给律师们上了生动的一课,究竟你在做谁的辩护人?公平、正义、民主、人权,永远都是一个律师要拼命去保护的东西,因为没有了这些基础,律师的辩护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也就没有律师和司法存在的意义,而仅需要衙门、差役、水火棍就够了。
审判的正义,未必是事实的正义,虽然法律人都以追求事实正义为己任,可绝大多数司法工作者倾向于证据也是因为审判的价值导向使然,当审判的价值从公平公正转向为服务统治阶级的时候,天枰就是失衡,也就不可能获得公正的裁判。
当整个司法环境成为毒树,你还会期待毒树之果可以吃吗?
今天我们对暗箱操作置若罔闻,对滥用职权睁眼闭眼,对跨越法律的界限践踏公民人权的刑讯逼供、秘密审判、秘密处决等行为高声叫好,明天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就会是我们,谁会来为我们争取权利?
片尾最后令人欣慰的是当宋律师被送上法庭的时候,他身后有釜山99名律师的支持,那99人如同99颗民主的种子,因为宋律师的抗争而播种的新生命,他们将会带着人民对民主的期盼继续奋斗在这片天空,他们抗争和战斗,为了实现宪法中,为民族独立流淌过鲜血的先烈们赋予公民的权利。
观看完这部影片,再看小河案件,或许我们所看到的,以及我们所没看到的,并不能代表事实的正义。律师阵容空前强大的小河案,那些刑辩界享誉知名度的很多律师,并非为了金钱参与辩护。他们大可只做自己“该做的事”,可他们不约而同聚集在一起,这只能说明了他们不是在为某个人或某个集团辩护,而是为了权利,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在辩护。
可是这些,究竟有多少人能够看明白呢?正如,大部分的人都认不出某P牌奢侈品到底是真货还是A货,那是因为他们都没见过真货。

由法官辞职做律师的宋佑硕,发现有关房地产和税务方面的法律业务能赚钱,便辛辛苦苦地在这个专业耕耘不息。终于,他搬离了屋顶老鼠乱窜的房子,让妻子和儿女住上了漂亮的海景房,而这套新房就是他在7年前当建筑工时盖的。那时,在吃碗面条都要赊账的窘况下,他以高中学历刻苦自学,终于通过了司法考试。看到这里,我有一点小小的感动。因为我在三十年前住的房子的天花板上也是老鼠夜夜开会,而我就是在那时开始了法律自考。
不过,最使我感动的还是影片的结尾。由商业律师转变为政治活动家的宋佑硕,被政府抓起来审判。釜山的142名律帅中,有99位律师自愿作为他的辩护人。在法官宣读一长串辩护人名单的过程中,宋佑硕泪流满面。我也是。我觉得,律师当到这个份上,足够了。
该片以1981年韩国全斗焕政府以传阅危险书籍,进行非法集会,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等理由对釜山地区的大学生和大学出身的活动家,进行拘留刑讯的“釜林事件”为素材改编拍摄。片中讲述了平凡税务律师宋佑硕为震惊全国的“釜林事件”受害学生进行人权辩护的故事。
故事虽然发生在三十多年前的韩国,但咱们中国律师看来,似乎是人家韩国专为当下的中国拍的。宋佑硕律师所经历的事情,似乎咱们昨天刚刚经历。特别是死磕派律师,对影片中的一些情节,一边拍案叫绝,一边凄然泪下。
刑讯逼供
我印象最深的是影片反映的刑讯逼供手段,与我们辩护中了解的大同小异。如:暴力殴打、水刑、电刑、不准睡觉、像烧鸡一样吊着。刑讯逼供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口
供,而且各嫌疑人的口供必须一致。于是,就出现了不停地改写口供的情况。对比我所辩护过的案子,最典型的就是北海案。几个被告人的口供先是一致承认共同用
刀杀死被害人,在法医鉴定无刀伤后,又修改口供,一致承认为拳打脚踢至死。
外提
所谓外提,就是把嫌疑人从看守所提到一个秘密地方,便于警方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加大审讯力度”。我们看到,宋律师的当事人就是被秘密关在一个偏僻的地方
进行“审讯”,刑讯逼供就是在那个地方发生的。宋律师为了找到这个地方,就像侦探那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我办过的案子,双峰案的大部分被告人都被“外
提”过。被告人对于“外提”简直是谈虎色变,以至于警方经常用“外提”吓唬被告人。
构陷
影片中的姜检察员与车警官对话中透露,此案件是由“上级指示”要“随便”找些理由把指定的人定罪,这才由侦查机关去“弄出一些事”。这样的案子,在我们这
里数不胜数。李庄案第一季,就是薄熙来、王立军为了扫清“打黑”障碍,而用“眨巴眼睛罪”对律师李庄的构陷。后来为了延长李庄的服刑时间,又搞了个莫须有
的第二季;贵阳小河案,完全是为了贯彻“大脑壳”的意图;而新余案,则是为了阻止那些正常行使民主权利的公民的行为,而炮制出的案件。这些案子都是以破案
之名,行迫害之实。 抓捕证人
辩方证人是一位曾经参与过审讯过程的现役军医,他证明警方在审讯中存在刑讯逼供的情况。然而,他没有能够安全走出法庭,而是当庭被以逃营为由抓捕,其证言也被删除。北海案也是这样,警察在法庭外等着,发现辩方证人的作证不利于警方,立即抓起来。
威胁、围攻律师
由于宋佑硕律师在庭审中揭露了案件的本质,军政府方面便用其家人的安全相威胁,到其办公室进行打、砸,安排不明身份的人在法庭外对律师进行围攻、扔鸡蛋。北海案时陈光武、李金星、徐天明律师被打、新余案时律师被围攻,何其相似乃尔。
阻止会见
宋佑硕律师与家属到拘留所要会见嫌疑人,结果被告知接待室正在装修,没有房间提供给他们会见。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几个月前的北京市第三看守所,时空穿越到了三十年前的韩国。
剥夺旁听权利
影片中,在辩护律师揭露真相后,旁听人员群情激愤。结果到了第二天,法庭就以旁听席坐满了没有座位为由,拒绝家属进入法庭旁听,而我们看到法庭却空着很多
座位。令人惊奇的是,这天进来的“旁听”群众竟然对宋律师的辩护起哄、嘲笑。这不禁又使我想起了贵阳小河案的占座式“旁听”。
形式辩护
在宋律师要用死磕精神进行辩护时,另外几位律师认为这种案子早就内定了,较真是徒劳的。他们不但自己打算走形式,还对宋律师冷嘲热讽(后来他们转变了)。
还有一个细节很有意思:法官主动问宋律师他的当事人是谁,说他可以照顾一下。这使我重温了我的微博:“我国刑事辩护律师风格可分为:形式派、勾兑派、死磕
派。” 逐出律师
由于宋律师对案件的真相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公诉人、警方对法官施加压力,法官只得将宋律师逐出法庭。这样的事例在咱们这里太多了。
还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不一一列举了。
毫无疑问,本片彰显的宋佑硕律师不畏强权、较真辩护的精神,就是我们所说的死磕精神。而必须提及的是,宋佑硕为人权辩护而死磕,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一开
始他就是一个商业律师,一心闷声发大财。当他的老师请他为人权案件辩护时,他一口回绝。甚至于他还很不以为然,认为学生是乱来。后来,在了解到他所十分赏
识的一个年轻人被刑讯逼供的情况,特别是他作为辩护人遭遇到公权力的卑鄙与无耻后,他变成了死磕派。
因此,中国律师,特别是死磕派律师,在观看这部韩国电影时,无不为之动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仁慈的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