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说赤壁,充满人文关怀的

相声剧:这一夜,我们说赤壁 1qing 2008-07-17
23:30:44来源:相声剧:这一夜,我们说赤壁 文 楚戈 话说吴宇森版的
《赤壁》
上半阕公映之后,应者如潮,为了答谢广大新老观众的热情,吴宇森(导演)、张家振(制片)、盛和煜(编剧)、岩代太郎(音乐)、林迪安(动作设计)、吕乐(摄影指导)、唐建平(古琴作曲)、赵家珍(古琴指导)、诸葛亮、周瑜、曹操、孙权、刘备、赵云、关羽、张飞、甘宁、小乔、鲁肃及孙尚香一干人等,在天桥剧场表演了相声剧《这一夜,我们说赤壁》,并宣称有两个神秘嘉宾。一时之间,天桥纸贵,票价从2毛被炒到了半毛,NDZK记者第一时间从卧底神探华佗处得到了全剧剧本,如下第一幕
曹操上朝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先跟大家汇报一下,这一幕我一个人先说,小猪小周他们回头就来,您几位别着急。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我们领导献帝同学比我到得早,下面文武百官跪列两厢,小伙子一人儿在那儿逗鸟玩儿,我去了一看,乐了,我说:领导,给我来一烤翅,多搁辣椒啊,最好别放肉。献帝反应也快,说:你无耻的样子,很有董卓年轻时候的神韵嘛。我就说:你要不给也成,那我就去打刘备和孙权玩儿。献帝说:你怎么老这样啊,不就图人周瑜媳妇儿好看么,呸不是,我刚刚喂鸟那虫子跑到我嘴里来了我心想,瞧这熊样,真弄不明白,我爷爷当年为什么要给他们家做太监;我就说了:你倒是愿意发兵啊还是愿意发兵啊?后来献帝亲自下诏: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这才有了后来的赤壁之战。
刚才说的是我第一稿本子,一秒钟之前我忽然想明白了,这样不好,为什么要写一只鸟呢,我冲冠一怒为红颜关个鸟什么事儿啊?第二幕
长坂坡之战

吴宇森:翼德啊,咱们今天把这段子改改吧,不能老那么说,刚才小曹还反省自己呢?张飞:导演,我没脑子,我听您的,怎么改?吴宇森:今天咱们不用你吼声吓退百万兵,咱改物理攻击,运用光的反射原理,你如此这般如此这般,一准儿能赢!诸葛亮:导演,您等会儿,我没转过来这弯儿,我脑子慢,您见谅,我有个问题,依照我们的水平,水磨铜镜完成不了这个工作啊,而且这曹兵的攻击方向和当时的太阳直射角度能不能配合也不能预料啊,这万一镜子要是摆错位置不就糟了?吴宇森:你说什么呢,听导演说戏二十,起哄一万六,再叽叽歪歪的,把你遣送回襄阳。
吕乐:导演,我今儿能不能不拍,这个版本的关羽太猥琐了,唉,林迪安,小林,安仔,别急着撕照片儿啊,我留着避邪呢。林迪安:老实讲,他人长得怎么样,其实我管不着,谁来不一样把脸挡上用替身么,关键是,您不让他骑马,却又给他发一个青龙大刀,不是,是小刀片子,这是马战兵器啊,还非得弄成步战动作,要不这样,我们小区门口有卖手榴弹的,一块钱六个,我给他来一百块钱怎么样?第三幕
舌战群儒

诸葛亮:孙总您好,我一看您就不是一般人,您这帽子新买的吧?再加三根旒,就是天子规格了。孙权:少废话,不是,快废话,今天该你舌战群儒,你小子盯着我的帽子干嘛?诸葛亮:不是,孙总,权哥,我来的时候,导演说了,不用舌战群儒,今儿只给你一人捧哏,只要超过5分钟,就算我赢!
周瑜:那什么,亮亮,还是我来吧,我带权哥去杀周正龙,不是,说错了,是猎虎。孙权:O了,尚香,把我的三弦拿来,不是,把我的弓箭拿来。孙尚香:老大,咱们家这箭还没装上箭羽,这箭镞也没磨好呢,如何射得了大虫?林迪安:我跟你说了,这没我什么事儿啊,周正龙之后,国家已经禁止使用真东西了。吴宇森:安仔,你需要冷静一下。

东汉末年,权臣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气焰不可一世。为将当时艳名四播的大小二乔收于铜雀台中,他兴兵八十万南下欲全取孙刘。刘备军师诸葛亮因结盟事宜前往东吴,舌战群儒,他得到了护妻心切的水军大都督周瑜的支持,说动吴主孙权答应与曹操一战。

周瑜对诸葛亮深为忌惮,设计陷害,诸葛亮神机妙算,草船借箭,躲过一劫。周瑜设下连环计,利用蒋干除去曹操大将蔡瑁张允,又与黄盖合谋上演苦肉计,欲使黄盖诈降火攻曹操。诸葛亮深知周瑜此时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因此提议七星坛上作法,借来东风。

周瑜不知底细,以为诸葛亮真有鬼神之术,派人追杀,又被早有准备的诸葛亮躲过。东风既起,八十万曹军魂归赤壁。曹操春梦已破,败走华容道,勉强保住了一条性命。而获胜的江东周瑜与诸葛亮的斗争才刚刚奏响序曲……

《赤壁下》比我想象中的要优秀的多,无论是在剪辑、画面、节奏、主题深度上。

《赤壁下》的整体节奏感较之上部要紧凑的多。在音乐的运用上体现了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与交融。这与吴宇森从美国归来也或多或少有些关联。背景音乐构成因素中采用的是西方管弦乐,用此来烘托大场面,突出了氛围、气氛,使观众更能感同身受,带来一种视听上的强烈震撼。当然片中也采用了古琴的演奏方式。古琴音域宽广,所表现的范畴亦宽广,在片中的运用可以极大限度的阐述“此情此景”。况中国自古以来就以抚琴弹琴来形容文人雅士。现琴身,弹琴声,一则可以奠基电影感情基调,二则可以烘托文雅之气,使其更具中国特色,无形中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介绍与推广。

《赤壁下》的剪辑流畅,在电影语言上很是成功。对于台词的评价,众口难调,众说纷纭。没有例外,依旧搞笑,例如:

曹操让众人给他下跪,关羽说:“曹操
,你过时了。”

曹操对周瑜炮制的假降书深信不疑,说:“错字连篇,果然是蔡瑁的风格。”

……

诸如此类

但值得注意的是,看待台词犹如看待吴宇森一样。必须客观,理智,不带有任何主观个人感情色彩,方可看的清,看的透,正如看戏要时时刻刻保持间离效果如出一辙。我们要看到吴宇森是商业喜剧导演出身,要看到曾经的“暴力美学”,而后看其台词,也便不为过。

昔日吴宇森的“暴力美学”在片中没有得以充分呈现,倒是让我们看到了躲藏在“暴力美学”之后的那浓郁的人文关怀。

首先是影片中多打斗场面,但却无“血喷”,唯一有的是孙权脸上被溅上的几滴血痕。孙权大喊:别再过来!那一刻,可以感觉到他内心的无奈与痛楚。在细节上的处理很精确很到位,将人物内心活动展现无余。只是我个人并不喜欢张震的演出,总觉得他身上缺少了什么,从《三国演义》来看孙权应该是个个性较为复杂的人物形象。而张震则难以驾驭该角色,无法将其人物性格更加细腻的得以刻画。

其次是孙尚香与孙叔财那段感情戏,所谓的有缘无份。孙叔财是个憨厚、老实之人,佟大为的演绎很经典很到位,刻画的很生动很形象。叔财说自己出来打仗只是为了能有口饭吃,从某种侧面也表现了当时的民生民态民情,给人一种真实而酸涩之感。而二人之间的情谊清澈、单纯、美好,简单之中透漏着一种甜蜜,如骑高高,让人放声大笑之余也感触到了某种幸福。

最后是影片的结尾处,那句:我们都输了。这句简单的台词蕴含了太多太多,战争是残酷的,战争所带来的一切,尤其是伤亡与心灵的折磨,从人文主义的角度而言,没有赢家,只有输家,只是输的成份多少而已。而以此句结尾,也道出了导演之心声。

当然,《赤壁下》也存在一些硬伤,譬如:

周瑜怎么就没打黄盖呢?历史典故被篡改。

孙尚香与孙叔财战场相遇,叔财被刺身亡,万剑如雨,孙尚香怎么就一点没碰到那箭雨,反而可以不顾旁人的放嚎大哭呢?

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一点,观众不是傻子,也不是智障。

但是我们同时也必须承认一点,编剧的脑子也不是万无一失的;导演的眼睛也不是不打盹的;演员的演技也不是人人都影帝的;所以我们还是可以选择宽容的。

尤其是昨晚看了央视六关于甘露的采访。她说她在拍摄《赤壁纪录片》时的点点滴滴,包括这11个月来的艰难,包括天气原因增加的拍摄难度,包括那近15万的群众演员,包括后期拍摄的资金不足……种种一切都让我们得以知道《赤壁》可以展现在观众面前,这一路走来是多么艰难,所以我们有理由学会宽容。更何况,吴宇森也在说,他说,他希望《赤壁》是不一样的三国,是给年轻观众的电影。坐在影院的时候,我刻意观察过,观众大致分为两类:一为父母带着孩子前来观看的;二为年轻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